慢慢的这种权力化,在上海是被一些驻扎在上海的一些画廊和西方人所左右的,北京没有那么成熟的体系,不管是马志安、凯伦(四合院画廊)这些人也是在这一两年才成长起来的,策展人也是这三四年,包括顾振请、冯博一才开始进入一种更职业的策展状态,比如说一年可以策20个展览,或是全世界的跑。这跟以前确实不一样,你谈这个问题非常模糊,它到底是一个群体存在的问题还是一个个人问题?你认为你要摆脱的到底是什么?
Pages: 1/1 First page 1 Final page [ View by Articles | Li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