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GE2007系列对谈

[2008/06/02 14:27 | 分类: Dialogue | by lizhenhua ]
王超导演主持人:荣获了戛纳国际电影节的“一种注目”单元最佳影片。今天有幸王超导演亲临现场,在这个难得的机会里我们倾听王导演如何谈论他的这部影片,如果观众希望和导演进行进一步交流,也可以现场提问。下面把时间交给王导演。

王超:跟大家交流一下吧。如果大家有什么需要问我的,我乐意跟大家做一个交流。

主持人:刚才我们也有很多观众在看这部片子,我不知道自己理解的对不对,是不是讲述了现实社会中社会底层人物的生活状态?因为我觉得电影或者说艺术想表达的主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

王超:对,当然就是怎么样去从一个普通家庭的角度去切入,然后去观察中国社会的这种变迁和一种新的一些矛盾。尤其是把它放在一个农村的家庭,那么这个农村家庭又有它的特殊性。因为她的父亲是右派,几十年前他曾是城市人,几十年后当他重返他原来的城市的时候,包括他的儿女已经在这个城市有他不知道的,他所不能把握的事情,这个是令人比较苦恼的事情。

主持人:作为我看了这部影片,你为什么会选择武汉这个城市?选择这个城市有没有跟影片的表达有很大关系?

王超:武汉,我感觉它就是我想选择的大城市。武汉其实发展的不快,但是仔细想它在中国可能排第四,因为它是中国的中部城市。那么它在某种意义上更代表中国的大多数,发展不是太快,但是很有活力。

主持人: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希望每一部作品体现某个时代的某种变迁,相当于记录某个阶段,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思想表达。

王超:其实这个是我的第三个电影了。大家知道我第一部电影《安阳婴儿》,然后《日日夜夜》,然后这个是《江城夏日》。这三个电影其实是作为一个整体来表现的。尤其是《江城夏日》跟我第一个电影《安阳婴儿》这样的一种姐妹篇的关系。有人问我,这个电影最后生下的一个婴儿他的未来如何?我说他的未来可能是我第一个电影《安阳婴儿》。就是说,它肯定是反映中国的一个问题,但是这里面肯定也有它的寓意,它隐喻在里面。

观众1:我个人感觉现在方言的电影越来越多,你觉得中国现在是这种趋势吗?为什么这种方言式的电影会越来越多?

王超:我相信那样一种娱乐性的商业电影没必要用方言。如果说是一个很现实主义的一个电影,选择方言其实也是他的一个态度。因为首先你得尊重当地的一个现实,那么第一你首先要尊重当地人所说的话。选择方言对这种现实主义的电影来说首先是一种态度,还有的话,你还原真实的话,你这个地区的人讲的都是方言,那么你给他讲普通话,第一他就不对了。所以说我相信我也不会认为讲方言会是一个趋势,如果说导演尊重现实的一个态度放在你的影片的全方位来考察的话,那选择方言是他的一个因素之一。

观众2:我看电影里面有“兹兹拉拉”的声音,像老电影一样。是不是故意有这个效果还是音响的问题?应该不是音响放映电影特有的声音吧?

王超:不是效果的吗?那很可能是因为有一部分是由于这里放映的效果,当然还有一部分我觉得是因为你比如说,就是我在录音的时候我是比较注重现场的收音,现场的收音这是我比较强调的一点。一个地区涉及就到方言的问题了,一个地区的那个语音环境,尤其是很多的街头戏,我不是像一般的国产电影把它过滤得很干净,然后抽出对话。我觉得那个属于国产电影的一些那种很情节剧的讲方言电影的那种不真实的表现。其实我们一个语言环境,我们到街头的时候,他所讲的话是方言,那他所讲的话跟旁边周围的声音其实分得不是很开的。那其实也是一种尊重,从声音的还原上。(观众:那是声音的一种效果?)对。

主持人:我了解到这个影片当中有一部分不是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不知道您当时为什么没有起用那些科班出身的专业演员去塑造角色?

王超:都是专业演员。(主持人:我听说有个话剧演员?)他也是专业演员,但是第一次演电影。田原大家可能都知道演了两个电影,这是她第三个电影。当然田原也不是学表演的,另外其他三个人呢……那两个老人是武汉话剧院的话剧演员,那个大哥的扮演者是长沙一个著名的小品演员。所以说怎样把这种戏剧出身的演员怎么去统一他们表演的格调,然后把它安放在这个现实主义的电影里面,尤其是讲究生活质感的电影里面,其实一开始是件不容易的事。当然还好他们三个的素质还都是很好,也都是很有生活感觉的演员。磨合一段时间我觉得表现得都还不错。

主持人:我们刚才看到您说您的放映计划是在这样一个博览会当中,觉得特别有趣,能详细说一下为什么觉得有趣吗?或者跟您参加过的放映计划对比起来,有什么不一样?

王超:没有啊。参加过电影节啊,第一次参加画廊啊这种展映,我觉得同时也是能够感觉出美术界也把电影当成一个大美术的概念来给于尊重,我也觉得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

主持人:因为今天我们这个论坛有一个主题,叫做“综合媒体艺术”或者说“多媒体艺术”,不知道您在进行电影创作的时候,您所运用到的多媒体、综合媒体等对您的创作有什么作用?还有,您以前使用的多媒体和现在使用的多媒体之间有没有什么差别?

王超:多媒体这个概念很早就听说了,其实我也是一直想找个机会来涉及。但是没有太多时间,因为挺忙的,要做剧本,然后完成以后直接就要拍。所以说我跟李振华还讲如果有机会,我们一块儿跟美术界的人士来一个组合,来看一看一个电影的故事片导演,如果说他来切入做多媒体,他的观念是什么样的?我觉得这都是我有兴趣来做的一些事情。今天其实就很有趣味,比如说我一进来,一推开这个门,三个荧幕在放映电影,在那个楼梯口也在放,你会感觉看起来就不太一样,就是会很有趣。

观众3:导演你好,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就觉得这个电影的节奏很好,就是在拍的时候你有没有特别着重注意到?因为我觉得是外松内紧的状态,整体的节奏是很紧凑的,但是节奏里面多数都是很舒缓、伸展到位的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感觉跟你的想法是不是接近?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因为田原这个女孩子我在活动里见过她,我想问一下这个女孩子她本身的性格是一种什么样的展示?我知道她写东西,也唱摇滚,所以她本身的性格是一种什么样的展示?在这个戏里面你给她提示了什么?你给她做了哪些指导或者纠正了哪些?我很好奇这一点。我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不是专业的演员,但是她很像一个老道的家伙似的。

王超:第一个问题很高兴。你能够感受到。我不知道你看过我前两个电影没有,这次对我来讲也是一个新的尝试,就是说怎么样跟着人物走,怎么样去把人物的心理节奏跟事件的节奏,对这两个节奏加以这样一种非常微妙的调和。其实,这是我这次要解决的根本问题。真的。因为我觉得如果说只是外在的把一个景观拍得不错,或者说长镜头啊,或者说玩一种特别的感觉,很炫目的风格啊,我觉得那个应该是其次的一些事情,而真正的人物的节奏跟事件的节奏其实这是能够真正深入内心的而不是外在的。那第二个问题就是田原。田原其实我也跟他们讲,我刚才还在门口跟他们讲,这回是田原第一次塑造角色。我们知道在这个电影之前她演了两个角色,演了两个角色其实都是在演本色,很本色。那么这个片子你说让她去拍,她去年还是大一的学生,完全让她去创造,去塑造一个其实对她来讲并不熟悉的一个夜总会小姐的这样一个角色,其实对她来讲是第一次的一个职业的挑战。如果说她是一个职业演员的话,我觉得这个角色是她职业演员的第一个步骤。因为选择她其实一开始我就感觉气质是应该是她,但后来我又走了一大圈,把所有人都推掉以后还是回到她来。(观众:就是她气质符合,对吗?)对,当然一个是气质,也有人跟我提质疑说夜总会小姐怎么会是这样呢?但我觉得他们倒是概念了,因为什么呢?因为别人如果说你不了解夜总会小姐的话,你单纯知道小姐应该是风尘一点的,不像是这样的。但其实你真正了解深入生活,你就发现你有时候在夜总会里面,然后有十几个小姐在你面前,你会突然发现总有两三个气质就是不一样,而所谓的故事就是应该从不一样的人身上开始。所以这也是选择她的原因。还一个呢就是说她本身是一个很有天分的演员,她因为是学音乐的,而且是音乐非常的出色。所以说搞音乐的人你要知道,她最强项就是节奏感。所以田原是用她非常出色的节奏感完成了任务。因为我们体验角色的时间不长,因为我们在这之前就到夜总会两三次,当然她用她自己出色的节奏感控制了这个角色。

观众4:我想到电影的两个细节。首先是她的哥哥好像从一开始没有任何交代,而后面出现得……我觉得如果说一开始如果有个点缀,整个情节贯穿得会更加流畅。第二个问题也是一个小疑问,田原演的这个角色她既然被老板包了,一般通过普遍男人的心理,他可能会觉得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再做小姐了,这样的话也许她可能有另外一个身份出现,好不好是更好一些?我注意到这两个小细节,可能和主题没有太大的关联。

王超:叙述方式是这样的,我一直是想拍一个有前史的电影。而且这个前史是在事件带动中间走的一个前史。其实文学作品是很适用很复杂的,在电影中间要完成这样一种……就是说你的事件正在运转中,然后还不断的透露前史,然后前史的东西又不断的刺激你的事件。其实这样一个电影是我拣了一个难题。在整个电影里面,讲起的是找儿子,但我们面上看见的是一个父亲跟女儿关系上的戏。但是真的触及推动父亲,以及推动父女关系进展的还是有关儿子。那我就觉得整个儿子的戏其实都是放在后景,其实在这个电影里面儿子仅出现了一个镜头,一场戏。但其实我们想想,我其实已经比较详细的把儿子的戏讲出来了,我们不能回忆儿子是怎么回事,他是在前史里面展露的。所以说都非常的节制,很节制。前史,而且最后的透露的各方面,如果说一开始的进入稍稍有些闪失的话,会觉得我后面那个“抛”有点突然。在前史部分,在后景部分儿子的戏其实是很细致的,尤其是父亲跟儿子的戏。也就是采取的手法不一样。如果说一开始把儿子作为一个特别的展现的话,可能会影响这个事件,就是你讲述这个事情的一个微妙的感觉。就像调子一样的,不可能把你要“兜”出来的东西放得很前。还是有一个前后景的摆设。

那么第二个问题就复杂了。第二个问题的复杂就是生活的复杂。因为怎么讲呢,很难说他就包了,我也没说他包了。只是说对她……因为在前史部分,她哥哥的死让他有愧,他可能有这个愧意,所以多照应照应她。但她确实气质不一样,这种老大一看,这种知识分子家庭的后代,尽管是山村来的,气质肯定是不一样。所以这都是一些复杂的东西,他也不见得就包她了。我不知道这种东西已经很难说一个那种人他就怎么样,或者说我就包你了,就不让你干了,因为他也有他的责任。其实老大到哪个点上想真正担责任了呢?就是听说她有孩子的时候,那会儿如果说我相信老大未死,我估计就把她给包下来了,因为她有他的孩子。但在这之前,至少还没有确定。但是这件事情,她父亲的来到以及儿子事件的暴露,尤其是因为自己的黑道关系,他的女人被打,他的儿子,自己的后代有可能会流产,这种事情在触动他,但是可惜他死掉了。悲剧就这样。That’s it.

观众5:这种电影您最想表达的一个……我知道您是很清楚表达了很多很多的意思。我想问你最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什么?最关键的意思是什么?我想试想你想表达的跟我所想的是不是一样。我觉得是一种非人为能控制的一种命运的轮回的一种东西,当然你也说过当前现实就是这样。

王超:真是这样,我觉得你感觉很准。(观众:就是你没有办法阻挡的命运)真是这样子。就是说,我不愿意那么简单的讲是宿命。其实比宿命本身更复杂一点的就是说,我们在面对自己命运的时候,其实是很逆来顺受的。你包括父亲(观众:先是哥哥,然后是这个小孩的出生。出生的时候是哥哥、父亲和外婆三个人的生命换了这一个小生命)。真是这样。后来有一些网上的评论说你不应该生下这孩子,我说其实真正的她的返乡以后的叙事都是我精神上的叙事。(观众:我不太懂这句话)就是说我非得把这个孩子给生了,他在现实中感觉不该生这孩子,麻烦啰嗦嘛。但是说实话一个老人,或者女儿……对,你刚才讲得对,儿子死掉了,母亲也死掉了,其实某种意义上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了。无论是作为一个生命的礼物还是作为一个托付,我觉得都应该把儿子生下来。那这样一种命运的东西,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是轮回,但我当时跟老演员提示,就相当于多年前的那一天,你的老婆在产房里,生下的是你的儿子。因为最后儿子还是回来了,但是另一种方式。所以这个老人这种似笑非笑的感觉其实就是觉得……其实真的是这样,最后的安排其实是个夫妻的安排,尽管在产房的是女儿。按道理讲这种安排是丈夫在外面。(观众:其实女儿最后就是父亲的一切)是这样的。谢谢!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Reads(3026)